导读:科学家在上世纪80年代末发现DHA是神经系统细胞生长及维持的一种主要元素,可能对婴儿智力和视力发育有重要作用。由于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推荐,这个概念逐渐成了众多保健品的卖点和宣传点。一些厂商为了吸引消费者眼球,不惜用过度夸张的广告来进行宣传,以致一时间消费者对其趋之若鹜。但事实上,对于这种“珍贵的并且有神奇功效的”天然保健品的长期效果,科学界一直无法下定论,亦无临床试验结果可以证明。本月《美国医学会杂志》发布的一项试验结果更是质疑了在孕期服用DHA补充剂的益处,并认为目前的宣传夸大了DHA的功效。

DHA广告宣传夸张 其功效科学界尚无定论

近年,添加DHA的各种食品保健品在市场上卖的火热。DHA婴幼儿奶粉更是受到追捧,“添加DHA”几乎成为婴幼儿奶粉的标配。研究证实DHA是人体大脑皮层和视网膜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学术界对补充DHA对人体的作用一直没有最终定论,包括FDA对其仍持不置可否的态度。在如今市场上,大部分产品添加DHA都是为了“打保健牌”吸引消费者的眼球,商业意义远远超过了DHA的保健功效。

世卫组织(WHO)推荐婴幼儿生长发育补充DHA

DHA,二十二碳六烯酸,是一种对人体非常重要的多不饱和脂肪酸。1989年,英国营养化学家克罗夫特教授提出鱼体内含有的DHA对大脑的发育至关重要。他指出,人类祖先因以海鱼为主的水产品为食,从中摄取DHA,增强大脑功能,使大脑逐渐发达,促进了人类的进化。传统的研究认为:DHA是人的大脑发育、成长的重要物质之一,对人的眼睛发挥重要作用;并且,DHA摄入量与预防年龄相关的多种疾病(如阿尔茨海默氏症、老痴呆症等)的关系越来越密切。据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研究表明它们能降低甘油三酯脂肪水平,可能有助于预防心脏病。传统研究还认为DHA有助于降低血压、改善注意力难以集中的多动症孩子的思维活动情况,对减肥和降低子宫内膜癌风险也有一定作用。

世界卫生组织(WHO)在1993年在罗马召开的会议上正式推荐婴幼儿生长发育早期阶段要补充DHA。尤其早产儿要尽早补充DHA。于是,DHA成为目前公认的补脑营养素,也是青少年增进智力、加强记忆、提高学习能力的重要营养素,也成为许多保健品的卖点和宣传点。

广告宣传远超保健功效 美国FDA对其功效不置可否

DHA只存在于鱼类及少数水产动物中。由于国际营养界的推崇,一时间海鱼身价倍增,鱼油也呈“洛阳纸贵”之势。为迎合消费者的健康需求,各类添加DHA的功能性食品和饮料在世界范围内广泛崛起,其中奶粉是最早添加DHA的产品。目前市场上添加的DHA来源上有两种:一种是从深海鱼油中提取,另一种是从藻类中提取。

在中国市场,含DHA的产品这两年亦大受追捧,尤其是婴幼儿奶粉,添加了DHA的进口、合资配方奶粉比没有添加DHA的合资、国产配方奶粉的价格要高一倍甚至六七倍。无论是洋奶粉还是国产品牌,“富含大量DHA”已经成为了这些产品最为常用和最具杀伤力的广告语。最近发生的蒙牛和伊利的“诽谤门”互相指责的内容之一,就是DHA来源好坏之争。DHA类的保健品,如“脑黄金”、“阿拉斯加深海鱼油”、“美国鱼油”等不同品牌问世,一度称雄保健品市场。夸张的广告宣传,使很多消费者都深信DHA是一种稀少的,对身体非常有益的天然保健品。这些企业认为,添加了DHA就能提升产品的档次和价格。“他们添加DHA就是为了吸引消费者的眼球,商业意义远远超过了DHA的保健功效。”中国奶业协会常务理事王丁棉表示。

另一边厢,美国营养补充剂健康与教育法案(DSHEA)经修改后于1994年获得国会通过,该法案将鱼油等营养素列入了FDA认可的营养补充剂的范畴。但美国食品与药品监督管理局(简称FDA)对于DHA作用效果的评价却不是肯定的。FDA表示“对DHA的科研证据是混杂的。”有些针对婴儿的研究支持“含有这两种脂肪酸的婴儿奶粉对于短期内的视力和神经发育有正面影响”,但是,其他针对婴儿的研究却并没有确证这些益处。但现在没有临床证据证明长期的有益影响存在。FDA认为DHA对于心血管疾病“可能,但尚未完全确定”的预防效果。

《美国医学会杂志》:最新研究质疑DHA疗效

《美国医学学会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10月底发表的一份大型实验报告显示,孕妇在怀孕期间服用DHA不能降低产后抑郁症状,也不会促进婴幼儿神经发育,同时对老年认知障碍的症状也没有帮助。虽然试验的准确性受到质疑,但这一试验足以说明DHA的作用并不像近年来宣传的那么“神奇”。

DHA对婴儿智力发育帮助不大,无助减少产后抑郁症

传统的研究认为:DHA在女性怀孕期间能够从母体转移到婴儿体内,并在脑部积聚,因而被认为有助于脑细胞的发育。而《美国医学学会杂志》刊登的最新研究却与之持相反结论——怀孕期间服用DHA补充剂不能降低母亲产后的抑郁症状,也不会促进婴幼儿的神经发育。

这项名为“DHA优化母婴发育结果”的试验针对澳大利亚产科医院2399名妇女展开。在2005年和2008年登记参加试验时,这些人都至少怀孕21周。其中一个组收到富含DHA的鱼油胶囊(每天提供800毫克DHA)。其对照组收到不含DHA的等量植物油胶囊。研究目的主要是在产后6周和6个月时,采用爱丁堡产后抑郁水平标准评估产后抑郁症的发生率;在726个孩子18个月时,采用贝利婴幼儿发育标准(第三版)评估他们的认知和语言发育情况。研究发现,产后6个月,各组妇女高度抑郁症状发生率没有明显区别:服用DHA补充剂的妇女中有9.67%发病,服用安慰剂的妇女中有11.19%。在两个组中,以前或现在诊断出患有抑郁症的妇女患产后抑郁症的更普遍。两组婴幼儿的平均认知或语言综合得分的差别也不明显。其中出现不良反应,包括严重不良反应的现象也相差不大。

无助减缓老年认知障碍,亦无预防作用

这份报告还否定了DHA在减缓老年认知障碍上的疗效。负责该项目的俄勒冈卫生科学大学等机构的研究人员称,一旦被诊断出患上了阿尔茨海默氏症,即便再补充DHA,也无益处。至于在未发病的时候就服用是否有预防效果,他们的调查并未涉及。研究人员随机选取了402名患有轻度至中度阿尔茨海默氏症的老年人作为研究对象,这些人平均年龄为76岁。参与者被随机分配每天服用2克DHA补剂或者安慰剂。结果显示,在持续18个月的研究期间,尽管服用DHA的人其血液和脑脊液水平有所上升,但两组人的认知功能水平并无明显差异。

DHA摄入量并非越多越好

其实普通消费者对DHA的功效并不十分了解,只是听信广告宣传认为产品含有越多的DHA,就越有营养。其实,平衡膳食的情况下,绝大多数人并不需要额外补充DHA。如果过量摄入DHA超过人体可耐受的最高摄入量,则会对人体产生不良的毒副作用。

DHA无需额外补充,中国新规定儿童奶粉DHA上限

1994年,联合国粮农组织和世界卫生组织(FAO/WHO)在 其联合专家报告《脂肪、油脂与人类营养》提出的膳食指导方针中,曾制定了DHA膳食推荐量,即“足月婴儿每天每公斤体重20mg;早产儿每天每公斤体重40mg;健康成人每天摄入DHA220mg”。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这些DHA可以通过正常饮食来获得;对于婴幼儿来说,健康的母乳也可以满足DHA摄入需求,不需要额外补充。

南京中医药大学养生康复教研室主任郭海英教授介绍说,其实DHA并不稀奇,在很多地方都有其踪迹。比如人体母初乳中DHA的含量尤其丰富。鱼类也含有不少DHA,并不只是在“深海鱼”体内才有。DHA含量高的常见食用鱼类有沙丁鱼、秋刀鱼、带鱼等,每100克鱼中的DHA含量可达1000毫克以上。DHA在体内非常容易被吸收,摄入量的60%~80%都可在肠道内被吸收,即便考虑到烹饪过程中的DHA随着鱼脂肪溶化流失,也足够满足人体所需。其次如核桃、杏仁、花生、芝麻等坚果中所含的α-亚麻酸也能在人体内转化成DHA。

而就在上月的26日,中国卫生部网站发布了新版的《食品营养强化剂使用标准》征求意见稿,其中首次明确规定儿童奶粉中DHA的上限:儿童配方奶粉中DHA含量为≤0.5%(占总脂肪酸的百分比),并承认寇氏隐甲藻和金枪鱼油为DHA允许使用的来源。这是中国首次规定奶粉中DHA含量,防止人们过量摄入。此外,新标准还规定了儿童大米及其制品(大米、米粉、米糕)和儿童小麦粉及其制品的DHA含量,为66mg/100g,来源为双鞭甲藻和金枪鱼油。从市场的实际情况看,暂未发现有以DHA为卖点的婴儿奶粉品牌含量超过这个限值。

DHA过量摄入或造成免疫力下降及消化负担

由于受到商家五花八门宣传的迷惑,大部分的消费者在选购婴幼儿食品的时候往往将DHA含量的多少作为衡量产品好坏的一个重要指标。“消费者认为产品含有DHA就营养,含量越高则越营养。”

但可以肯定的是,摄入越多越好的说法肯定是错误的。任何营养的摄入都必须在一个度的范围内,一旦一种营养摄入过量就会打破人体所需的营养平衡链条,很明显这对于人体健康而言绝对是负面影响。营养素摄入量水平超过人体可耐受的最高摄入量,则产生毒副作用的可能性就会增加。对此,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营养与食品卫生研究所研究员王光亚教授表示,不饱和脂肪酸容易发生过氧化,鱼油吃得太多,没有节制,就会产生副作用。生活中,老年斑等就是过氧化的一种表现。摄入过量的DHA还会产生免疫力低下等一系列副作用。此外,由于DHA有抑制血小板凝集和抗血栓形成的作用,因此患有出血性疾病、肝硬化、凝血功能障碍者要适当控制DHA的摄入量。同时摄入过多对婴幼儿可能造成消化负担等问题。